中國西藏網 > 鄉愁藏韻|陳丹專欄 > 原創稿件

感謝墨脱,讓我遇見你!

陳丹 發佈時間:2020-04-05 21:39: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這是一個憂傷的故事。

  兩年前,我們自駕橫穿新藏線,再走318國道過林芝,順道去了墨脱。墨脱是西藏乃至全國最後一個通公路的縣,但因地質結構不穩定,區域內頻繁發生自然災害。當時全線公路都在施工和修補中,路面狀況慘烈至極,117公里我們走了近10個小時!傍晚到達縣城時,已是疲憊不堪。到飯店點了幾個肉菜,準備撫慰一下極度緊張的神經。

  剛坐下時,我就注意到了你。飯店門口有幾隻流浪狗,而你是一隻漂亮的奶白色拉布拉多,我想可能是食客帶來的,你才會和流浪狗暫時混到一起。

  可能因為太過疲憊,對着一桌子的美食,我們竟吃不完其中之一二。晚餐快結束了,店裏的顧客差不多都離開了,流浪狗也都走了,夜色裏,只有你安靜地卧在那裏,我把鍋裏的肉拿出去,倒在了你面前的地上,你轉過身來,並沒有表現出我想像中的急不可耐。你低頭慢慢地吃起來。


圖為嘎布在墨脱

  幾年前,我的拉布拉多Candy,在拉薩走失,從那以後,我對所有路上遇到的拉布拉多都會多看兩眼。我撫摸着你的腦袋,和你説話,你默默地、温順地低頭。

  飯店的老闆娘走出來搭訕,説你是流浪狗。但是我看到了你修剪整齊的指甲,還有你吃飯時的優雅,我知道,你也是走失的狗狗,而且你的主人對你很好。但是從你憂傷的眼神和你的流浪狗夥伴來看,你走失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墨脱那麼小,你的主人怎麼可能找不到你!除非,他們不在墨脱,或者,你是在別處走失了跑到墨脱來的。

  回到飯店裏,和同行的夥伴西然講起拉布拉多的話題,西然説他早就想要養一隻拉布拉多,既然是流浪的,那我們把它帶走吧!我説你開玩笑呢!路途還遠,帶着狗不好走,而且,人家也未必願意跟着你走。

  西然動了心,急忙結帳,要出去把你領走,結果一出門,你已經無影無蹤。他不死心,周圍四處找,還讓我幫着找,根據我的經驗,流浪狗會居住在菜市場或者飯店附近,於是我們開車在飯店旁邊的兩條街和一個關閉了的菜市場附近尋了個遍,還是不見你的蹤影。夜色已經完全籠罩了墨脱那小小的縣城,但是籠罩不住西然的失望,我説算了吧,沒緣分,走吧!太累了,回酒店。

  車剛一調頭,開出去不到一百米,我忽然看見你白色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車門邊!趕緊下車喊你,你認識我,沒有跑開,接受我的撫摸,西然很迅速地從後備箱裏拿出一大條火腿腸,我樂了,一邊餵你一邊和你説話,説我們很喜歡你,尤其是西然很想收養你,如果你沒有家,願不願意跟我們走?

  這時,路過兩個當地人,看着我們説:“它是野狗,你們養它吧!”我當時只覺得“野狗”這個詞很刺耳。

  火腿腸吃完,你沒有要離去的意思,我上車,打開門,問你要不要跟我走,你遲疑了幾秒鐘,然後,跳了上來,緊緊抱住我的腿,頭埋在我膝上,許久許久都沒有抬起來,我知道你在哭。我想起了我走失的Candy,也想哭,它離開我的時候和你一樣的大小,一樣的眼神。


圖為嘎布第一次跳上車看着我的眼神

  車到了酒店,我打開車門,問你要離去還是跟着我,你緊緊地壓住我的腳,不下車,也不讓我下車,於是我知道了你的選擇。我把你帶進了我的房間,在地上鋪了一塊毛巾,你立刻就知道那是給你的,趴在毛巾上,不一會兒就沉沉睡去,看得我心疼,你是那麼的疲憊和瘦弱。也很欣慰,知道你在我身邊很安心。

  此後的幾天,我們走哪兒你就跟到哪兒,我們給你起名“嘎布”,藏語“白色”的意思。白色是我最愛的顏色,你是在西藏與我們結緣,所以給你取了一個藏族名字。


圖為兩千多公里的自駕路程,嘎布和我形影不離。

  兩千多公里後,我們到達了此行的終點——西寧,大家要在此分手了。西然許久以來就心心念念想要一條拉布拉多,所以我們決定由他給你一個新家。其實我心裏特別喜歡你,你的性情、習性都是最好的,超過了我養過的前5條狗狗。但是我有心無力,嘎布,我自己也是個流浪的人。

  你在西寧的期間,我常常和西然通電話瞭解你的情況,知道他和家人都很愛你,於是很安心。我也試過通過手機視頻喊你,你居然聽見我的聲音立馬就會跑過來,我好開心你還記得我。

  兩個多月後,西然的家裏沒有人能再照顧你,不能再留下你。於是你被送上火車、又轉運汽車,歷經4天、奔波了兩千多公里,來到昆明我的身邊,看到你被貨運公司的人塞在一個只能蜷着身子的小鐵籠裏,我的心疼了,心裏暗暗決定:從今往後,有肉吃肉,有粥喝粥,我們互為陪伴。只要你不再眷戀流浪,我就給你一個家。

  你很快就適應了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我們每天散兩次步,有時候我帶你去滇池邊散步、游泳。你很快就在我的訓練下,學會了一些簡單的日常口令,還有一個我倆的默契——我的口哨聲一響,不管你跑了多遠,都會立即回來。

  有時候我看着你的眼睛,覺得你聽得懂我的話,我也能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我喜歡奔跑,喜歡速度起來後兩隻耳朵忽扇忽扇打在臉上的感覺,以至於主人説她覺得我狗生的全部意義好像就在每天那兩次出門。其實她不知道,我也喜歡游完泳後上岸一抖,看着水珠四濺,人們尖叫着四散逃開的樣子。主人對我很好,給我買了很多玩具,但是我最愛的那隻毛絨兔子,已經消失無蹤。主人的玩具只有一個,是一個白色的方夾子,她每天打開方夾子,用手指不停地往上敲,手肘上還纏着繃帶,她也每天每天抱着她的方夾子不停地敲,原來人生這麼無聊。狗生絕大多數是從一斷奶,就離開了媽媽,然後一隻狗孤獨地過完一生,我看着主人每天一個人買菜、做飯,看書、讀信,默默地對着盛開的石榴花嘆氣,我才知道,原來人生和狗生一樣——也很孤單。如果一條狗的使命是讓主人開心,那一個人的使命又是什麼呢?”


圖為嘎布在昆明的新家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着,有了你的陪伴,我的生活不再孤單。

  但是,意外還是發生了,你終究還是離開了我。沒有徵兆,更沒有告別,僅僅兩分鐘,你就脱離了我的視線……

  那天,我照常帶着你去小區的花園散步,卻發現小區裏來了許多人聚集在小區的文化廣場,非常熱鬧,原來那天是傣族的新年,小區組織了演出活動。你被人羣和音樂聲吸引,忽然就奔跑開去,一頭扎進人羣,我追過去,只看見一堆堆的人和道具。方圓幾公里我找遍了,嗓子喊啞了、口哨吹得我頭暈。你脖子上有狗牌,如果好心人看到你走失了,應該會給我打電話,可是……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年過去了,我再也沒能尋你回來。

  可能你和我在一起太孤單了,對不起。怪我大意了,想着你吃盡了苦頭跟着我們輾轉兩千多公里都沒有離開,又被關在籠子裏四天三夜才到了我身邊,你應該懂事不會再離開我了,可就那麼一瞬間,蹤跡全無。也可能你遭到了不測,被人限制了自由,你的小窩我給你留着,你隨時回來都有家。


圖為我們在滇池邊散步

  時常看看照片,想起與你的相處的日子,心中温暖而憂傷。不管怎樣,感謝這一段相伴的緣分,也感謝墨脱,讓我遇見你。

  祈望你平安。(中國西藏網 文、圖/陳丹)

(責編: 龍真多吉)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